天天夜碰日日摸日日澡_天天天日日日_天天天干_天天天操

十月商業照明研討會 后感

引子://www.alighting.cn/News/V17704_1.html
 
 
阿拉丁的記者要我對這次研討會做一些點評,我想我作為一個年輕設計師,給大師們作點評有些過分吧。
 
我想我只能說:講一些我對當天對話的一些感受罷了!
臺灣的照明大師施先生以不同的語言方式、先后秩序表明一些照明概念,更具人性化,易接受的照明觀點,有條不紊、執著、智慧表現出施先生的風格,他的言語讓我對照明設計行業產生一些新的認識,這天,我增長了一些對行業新的信心。
然后我為我的前途感到一些擔憂。因為我活在中國,活在廣州。這么多年來在廣州堅持走照明燈光設計的路,然而與室內設計師合作的道路一直難以通暢。
有些思想觀念在廣州的室內設計界的某些設計單位或設計師那里可能已經根深帝固了:
第一,廣州沒有好的燈光設計師夠得上格和我配合,一幅大師風度;
第二,從我的設計費里的掏錢給燈光設計專業,太難,我收的設計費就這么多;
第三,推燈光設計師與業主,會向業主表明我室內設計師的不專業,不可能把燈光專業推給業主;
對于以上三點,我只能用一句話說明現狀:大家并不了解彼此。
固步自封,驕傲自大等等成了室內設計大師們的一大特征,這讓我想起了關云長,當他水淹七軍后,在他的心里,哪有人才,全為鼠輩爾。
 
燈光設計與室內設計的合作我認為:
 
首先,室內設計師必須相信燈光設計師;
其次,燈光設計師必須承但責任,不能讓他在室內設計師的后面作技術支持,出了問題是燈光設計師的問題,與室內設計師無關,燈光效果的解釋權是燈光設計師的,而不是室內設計師的。我們在談判一個項目的時候,澳大利亞的設計師就說他們燈光設計不專業,要求甲方要找專業的燈光設計師。在與HBA的討論中,他們說燈具的位置我們不管,由你們來定。這些是和所合作過的國內設計師難以做到的,他們非常擔心夠不夠亮,有沒有效果。
在一個燈光設計師眼里,如果還一直擔心夠不夠亮的問題,那他一定不是專業的燈光設計師。甲方如果執意要玩亮,我可以考慮,但不一定會完全接受。
再者,在項目中,設計與控制,一直是設計師的兩大部分工作,當設計出好的作品的時候,在后面的項目管理中造成大的改變,這個設計是不成功的,設計師在項目進行中失敗了。在燈光方面,燈光設計師管理相關單位及甲方的時候,比室內設計師更為專業。這一點如果室內設計師還存在懷疑的話,將無法合作。
有的室內設計師認為他的能力很強,無論什么專業的都是好的,我不懷疑,能者事事皆能,其實好的作品,往往要博取眾家之想,再者一個燈光設計師在燈光方面一定會比室內設計師更加專業。一個人作一件作品,就如閉門造車,多一個設計師能提出多一些點子。
大家都明白,設計這行當需要交流,需要受想行識,在燈光設計與室內設計的行當比較中,燈光設計更加容易接觸到不同的信息,一者,項目工期更短,就是說在一定的時間比室內設計師能接觸更多的項目,及更多的想法。燈光設計對于室內設計而說,對于國外的室內設計師,是合作,而后者是競爭。
今天的討論會非常成功,這是一種起步,讓室內設計師重新認識燈光設計師,這種認識是好的。如果室內設計要從廣州走出去,甚至走出國門,必須與國內不同專業的設計合作,這樣才更具竟爭力,在國外的設計師那里不顯軟弱,作出來的作品稱得上一流,當然我們不能僅僅停留在自已的優勢中,我們要讓自已的劣勢項目得到不斷的補充,這樣才與國外的大師一拼,立于世界設計之林。 
  • slidebg1
  • slidebg1
  • slidebg1
  • slidebg1
  • slidebg1
  • slidebg1
  • slidebg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