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夜碰日日摸日日澡_天天天日日日_天天天干_天天天操

設計行業的危機

引子:
 
7月11日,南方都市報《家居時代》熱點版一篇題為《廣州室內設計第一人林學明狠批“新東方主義”:矯揉造作,堆砌盛行,媚俗低級,嘩眾取寵》甫一出街,即引起了室內設計界的廣泛討論,長達一個多月,林學明,崔華峰。鄭成標、王受之等室內設計大師一起,批判、討論、疑惑、問診,聲音此起彼伏,宛若廣州室內設計界的地震。
 
 
 
在設計界,堆砌之風確實盛行。其實裝飾本身就是一個片面的認知,大家都講綠色節能,講究簡約清新,可是,有太多堆砌強加的 “裝飾”,而照明設計界也是如此,按我的對照明設計界的總結:就是燈滿天花,光滿屋。
 
可是這也是市場造成的,大部分設計師都把設計做為一門生意,接下業務后收到錢才是最重要的,于是努力聽取甲方的想法,捕捉甲方的喜好,然后讓甲方簽字畫押,而甲方的意見往往并不成熟,甲方的眼里,“別人的老婆才是漂亮”。這就對設計師的設計有很大阻礙。因此,就需要設計師對自己的設計理念解釋透徹,用自己的想法影響甲方,并且指引甲方,就如醫生一樣,你不是賣藥的,你是看病的,只能對癥下藥。
 
然而,這又成了一個社會問題,因為生意,因為利益,設計方與甲方產生一個共同利益點,達到共識,就是免費設計。這時設計方徹底變味,成了商人,商人以銷售產品或者勞動力為驅動,于是設計師變成了商人,商人也而變成了設計師。這對設計師與甲方,可能都是受利者,也許都是失利者,得與失往往是伴隨而來的。
 
這樣,設計界一團混水,商人、設計師、半商半師、半師半商,魚目混珠。現代社會把物質作為終極追求,作為設計師,因為沒有經商頭腦,于是“純”設計的變成了“窮”設計的了。窮字當頭,而有誰愿意如些這般單純的混下去,于是人的兩條命,信譽沒了,只有性命了。照明設計師的功底本來就不足,再加上“純”與“窮”這樣一搞,完了。
 
在中國,在廣州的這種風氣可能更加厲害些。其實在照明設計界,中國,大多如此。
 
室內設計師不愿意把照明分出來。其實有兩種原因,一是室內設計師看不起照明設計師,認為他們感覺太差;二是室內設計師的的態度有問題,嘿嘿,設計也是生意啊,要的是錢啊,出錢的事誰干啊。
 
就照明設計而言,推廣照明設計的是往往廠家,因為財大氣粗啊。因此做設計的就不會公正,也不會全面,這樣就回到了“商人、設計師、半商半師、半師半商”這個問題上去了,國內的室內設計雖然也是有局限,可是室內設計發展了十幾年,它已經逐漸培養出一批比較專業的室內設計人員,可是真正的燈光設計師,國內卻很難找的出幾個。可是,室內設計對照明設計,不能五十步笑百步,大家都要是包容的心態去看待彼此,就要像上司對待下屬一樣,要給他成長的空間,也給自己提升的空間。
 
大家共同成長吧,設計界的壓力是巨大的,在中國,除了加工,還是加工,玩技術的都是別人家的。當國外的設計品牌被國外的管理公司引進的時候,我們是如此的蒼白無力,但我們又如此作為,還在看不起自已人。這就讓我想起了霍元甲。
 
但愿不要重來。
  • slidebg1
  • slidebg1
  • slidebg1
  • slidebg1
  • slidebg1
  • slidebg1
  • slidebg1